九乐棋牌

九乐棋牌

2018-06-19 02:16

  感觉房间里有点冷清,她又把前几天买的花搬过来妆扮。床角上堆着老人刚换洗下来的汗衫汗裤。祝根兰打扫完后,麻利地老人的衣裤收集起来,装进一个布袋子里。看到被子似乎一个月没换了,她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新被子铺上,把旧被子放上自己的三轮车。

王永带领中队官兵宣誓坚决服从支持改革。 爱人脱下军装去照顾小家,我留在部队就要带好中队这个大家。

在中队主官这个普通岗位,到了调整改革的关键时候,干啥事都要为中队长远建设想,为部队改革大局想。

去年年底,我接到了大队的调整部署通知,大队要抽一个主官去组建一中队,再从我们中队抽组三排去组建新中队。

官兵很快都得知了这个消息,有的干部紧张兮兮,三排的战士更像霜打的茄子没了精神头。

作为中队主官,我第一个表态自愿到一中队去。

我当然知道,作为一名标兵教练员,大队党委不舍得放我走;一个人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不好开展工作;要离开这个战斗了六年的连队,我和朝夕相处的战友们万分不舍。 可是我心里更清楚,改革面前决不能只打自己的小算盘,必须要给官兵做出样子,才对得起咱这身军装。

我和指导员带头引导大家服从改革、听从指挥;另一方面,鉴于三排的骨干力量相对薄弱,经请示上级同意后,决定把军政素质全面的二排四班班长喻帆充实到三排。 这两件事很快在全中队、大队乃至全支队传开了,当时大家都感到很不理解,有的说:老王中队带的那么好,为啥要离开这里,领导舍不得,战士舍不得。 有的说:喻班长五一军体运动会拿了支队军事训练“小老虎”竞赛第一名,还立了三等功,这样素质过硬的骨干留都来不及,哪还有往外送的道理。 说实话,喻帆是我一手带出来的班长,他对连队的感情跟我一样深,心甘情愿地把他送出去那是假话。 但我心里清楚,新组建的中队肯定不好带,多配一个好骨干,组织就少操一份心,中队就早一天步入正轨。 我去一中队报到前,喻帆找到我说:“连长,我懂你的意思,咱中队的兵一定会服从大局,我不会给中队丢脸。

”那一刻我深深的体会到,拥护改革、服从改革、支持改革,不是空喊出来的,而是身边的每个人、每件小事积聚铸就起来的。

如果一个人支持改革的星星之火能够燃烧几个人,那这股热量汇聚起来,就是改革强军兴军磅礴的正能量。